<nav id="4sk4g"><code id="4sk4g"></code></nav>
  • <menu id="4sk4g"></menu>
  •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    东京“颜真卿特展”识小记:不仅仅是西汉书迹付之阙如(2)

    性情 时间:2019-03-23 浏览:
    清 钱沣楷书书法作品 钱沣平生仰慕颜真卿为人,书亦法之。在举世淡墨渴笔模仿董其昌书风的时代,钱沣不趋时好而上学鲁公,可见其独立不阿的气概。后世评价钱氏学颜得其骨,是清中期学颜书的代表人物,其刚直的书风

    东京“颜真卿特展”识小记:不仅仅是西汉书迹付之阙如

    清 钱沣楷书书法作品
    钱沣平生仰慕颜真卿为人,书亦法之。在举世淡墨渴笔模仿董其昌书风的时代,钱沣不趋时好而上学鲁公,可见其独立不阿的气概。后世评价钱氏学颜得其骨,是清中期学颜书的代表人物,其刚直的书风一度影响较大;以至于清代学颜书的人多是从学钱沣入手,如本次展览中展现的另一大书家何绍基就有这种经历。
    此外,比钱沣略早些的刘墉(1719-1804),中年以后笔力雄健,局势堂皇也与研习颜书有关。若论颜书在晚清的影响,翁同龢(1830-1904)、谭延闿(1880-1930)也是值得关注的。尤其是“维新四公子”之一的谭延闿不容忽视。谭氏是清末进士,一生致力颜楷的学习,其书貌丰骨劲,味厚神藏。是钱沣之后又一个写颜体的大家。这些颜书传派人物若能列入则更丰盈完备。

    东京“颜真卿特展”识小记:不仅仅是西汉书迹付之阙如

    民国 谭延闿 《楷书庾信枯树赋》

    而展览中最后一位书家赵之谦(1829-1884)有两件作品,第一件五言对联可以说与早年学颜书有关,而第二件行书七言古诗四条屏虽然尺幅大,展厅形式感很好,但属于赵氏中年弃颜学北碑以后的成熟面貌,反倒与颜真卿没什么关联了。
    上述四点之外,还有两个属于主办者能力不能及,但从展览角度而言不能不提的遗憾。

    东京“颜真卿特展”识小记:不仅仅是西汉书迹付之阙如

    唐 颜真卿《刘中使帖》
    一是颜真卿《刘中使帖》缺席。该帖是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,是颜真卿迈入古稀之年的墨迹,属于颜氏行楷书中字迹最大者。与《祭侄文稿》无意于书,笔法圆健精到,笔势纵横自然不同,《刘中使帖》笔法方圆兼备,笔势雄杰,写来格外沉雄奇古,其中一“耳”字右侧一竖画圆直如玉箸,长垂一行,最为奇特。元鲜于枢评价两帖“虽体制不同,然其英风烈气见于笔端一也”,实为颜真卿行书墨迹之双壁。印象中《刘中使帖》近几年展过,盖因此故无法借出。
    二是展览第三单元“三稿”中《祭伯父文稿》,展出的是五岛美术馆藏明万历二十六年刻《郁冈斋帖》本,比较枯瘦,与另外两稿并置一处完全缺乏颜书丰神,此刻本很应该是从摹本勾刻而来。若能采用北京故宫藏宋《甲秀堂帖》刻本就最好了。不过可能基于署名等的原因,北京故宫与台北故宫藏品一时无法同台展现,这也是目前无法解决的难题了。

    东京“颜真卿特展”识小记:不仅仅是西汉书迹付之阙如

    作为古代书法专题的颜真卿特展,此次无论从规模和效果来看,应属同类展览之翘楚;肥佑钅,已是目前所见最高水准之大展,笔者刍荛之言,自不免见诮大方。
    2019.3.20

    赛车信誉大群